笔趣阁 > 女生言情 > 我靠破案制霸异界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越狱!
    监狱强度升级!

    “监狱强度升级需要彻底改造一名罪犯,您当前改造数为1/1,是否升级?”

    杜敬用脚指头向都知道那个改造了的人就是姚宝,这家伙自从那几个散修被自己收拾掉之后,便对自己是彻底的俯首帖耳了,尤其是一路之上杜敬时不时的与他谈论一些法律知识,让他深知了一些行为的错误性。

    “升级!”

    “当前监狱强度为2级,可以抵御养丹期以下实力的强行破坏以及越狱行为。升级需要改造5名罪犯,您当前改造数为1/5,无法升级。”

    杜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没想到升了一级之后,监狱还是无法抵挡住养丹期实力的越狱。

    不过在监狱里面还有着一个姚宝可以给自己报信,这个郎雨燕就算是想跑也不那么容易!

    打开了监狱管理模块之后,杜敬看了看监狱里三个罪犯的数据,又打开了监管模式,所谓的监管模式就像是开了上帝模式一样的摄像头一样,在这三个罪犯的头顶,实时监控这三个罪犯的动态。

    此时姚宝已经躺在了地上开始呼呼大睡起来,而刘翠霞则是蹲在牢房的一角默默垂泪不已,至于那郎雨燕则是愤愤不平的还在跟自己那湿漉漉的被褥较着劲儿。

    杜敬不由得一笑,便将这三个监控窗口挪到了一旁,打开了案件模块。

    这三个案件就只剩下了审判,拿到相应的积分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而前面侦查、逮捕阶段的灵石奖励杜敬倒也全部拿到了,不过可惜的是这三个案子也没有爆出什么警械装备来,看来这些算不上困难的案件,想要爆出警械装备还是有些困难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个案件给的灵石倒还是挺给力的,加上前段时间杜敬积攒的灵石,现在他以及在此积攒了两万多枚下品灵石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杜敬不停消耗灵石进行修炼的基础上,如果不算修炼的话,估计灵石已经突破十万大关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着足够的时间,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了聚气中期了。

    当然时间可以去千里江山图当中找补回来,现在想来一路之上忙于赶路杜敬也没有进入千里江山图,想必图中的那些冤魂都想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将系统的监控预警打开,并将与姚宝连通的传音符随身拿好,一旦那郎雨燕越狱,自己便打算第一时间将她抓回来。

    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,杜敬再一次进入了那千里江山图当中。

    其实杜敬并不着急审判这三个人,而是想要等待成立陪审团之后统一审判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就是他随随便便一夜的时间,就可以在千里江山图中破获一个案子,能让人冤死的案子那自然都是复杂或者困难的案件,自然获得的灵石与积分都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杜敬基本上就把千里江山图当成了一个刷经验的副本,每天晚上下一个副本实力长得是蹭蹭的。

    进入千里江山图之后,杜敬随便选了一个被屈打成招冤死的盗窃案开始侦破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泰平县衙的大牢当中,郎雨燕还在不停的发着牢骚,她今夜简直要被杜敬的行为气哭了!

    她是越想越气,本怀着报恩的心思一直都好好的配合着杜敬,却没想到今天晚上杜敬竟然让她如此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郎雨燕咬着牙重重的哼了一声:“哼!找一个聚气期的散修也想看住我?也不想想姑奶奶是谁?我可是天下第一女飞贼!”

    只见她发泄完后,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的骨头不断的蜷缩起来,一点一点的开始向着手铐的外面缩了着,而施展缩骨功的不止是她的双手,还有着那被脚镣拷住的双脚。

    不过是半炷香的时间,这郎雨燕便已经彻底的脱去了桎梏,她活动了一番后不屑的轻哼一声,随后便化成了一道人影朝着那监牢之外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监牢是千年以前的监牢,里面都是纯木的柱子,郎雨燕根本没有用什么时间便钻出了那木栅栏,随后更加是加快了速度朝着那窗口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马上她就要重见光明了,马上她就要重回自由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刚刚离开了自己牢房朝着窗口奔去的那一瞬间,忽然整个大牢响起了极为尖锐的声响,这种声响直接将大牢当中的其他几人全部惊醒!

    紧接着那姚宝便开始用传音符开始呼叫杜敬。

    杜敬虽在千里江山图中,但是对于监牢里的预警也是知道的,他连忙从图中脱身而出径直奔向了那监牢当中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却看见,那郎雨燕化为一道人影朝着那狭小的窗口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她要越狱!

    能够从手铐脚镣当中脱身而出的郎雨燕,自然不觉着区区一个窗口能够拦住自己,只需要到了那窗口处临时改变几下身形便可以脱身!

    可她根本不想,本质上已经改变了但外表仍然是这千年前模样的监牢,那个位置早已经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墙壁了!

    只听“砰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郎雨燕只觉着两眼冒着金星,眩晕着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那一块墙壁则被这养丹期的郎雨燕的一个头槌,砸掉了一块砖。

    杜敬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打开了监狱管理模块上的说明。

    不是说可以抵挡住养丹期以下的越狱吗?可是这郎雨燕可是养丹初期的修为啊!

    难道系统说的是暴力越狱?乖乖,厉害了!

    “杜敬!你搞得什么鬼?你也太坏了吧,那窗户怎么是个假窗!”郎雨燕捂着头上隆起的犄角指着杜敬忿忿的叫道。

    杜敬摊了摊手,道:“你搞什么鬼!我告诉你越狱可是要加刑的!”

    郎雨燕眼眶里的眼泪不停的打起转来,指着自己的牢房里的那一床被褥说道:“那让人怎么睡嘛!你怎么不睡湿漉漉的被窝?你不是就爱说什么公平和正义吗?难道你这样虐待我就算得上是公平吗?难道我犯了罪就应该睡湿被子吗?你这是不正义的行为,你这属于虐待!”

    杜敬不由得一乐,这丫头倒还真是会强词夺理啊,谁让她睡湿被子了,明明是她不遵守规定携带私人物品的,她完全可以像其他人一样睡在地上啊!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个女人在驿馆的房间,看来她应该是有些洁癖和强迫症了,这倒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但是杜敬可不会给罪犯说什么道歉的话,规定就是那样,她只需要遵守就行!